馆办刊物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> 馆办刊物

小 戏 曲《要 彩 礼》

发布时间:2017/05/17

 

时间:现代

地点:某农村

人物:健康23

美艳21

50多岁

50多岁

健康:(白)我叫健康,今年23。和隔壁美艳谈了两三年,她妈老封建,向俺家要彩礼二十多万,车房不算,电气全套不在话下,非要俺在城里最好的地方买房,家庭小车不可缺少,算来算去得几十万,俺父子俩一辈子不吃不喝也不够。昨天我和美艳商量好,今天来这村口商量,看看这事怎么办?她到现在还没来(东张西望)。

美艳:健康!我来晚了,请原谅!我妈不让我到你家去,说过了,彩礼不备齐不准我和你说话,我趁俺妈不注意我偷跑出来的,你等急了吧?

健康:美艳,你妈不知道你来吧?

美艳:我是偷跑出来的。

健康:好!美艳你妈不知道,我爸还没起床来,我想咱俩今天去镇政府登记去,把结婚证领来就是合法夫妻。后来,他们俩不同意也晚了,生米做成熟饭,他也没办法,咱俩一定要和旧的风俗斗争到底。(切光)

美康:好!我听你的!咋俩一定维护婚因自由,跟旧的风俗斗争到底。走!走!上镇里领结婚证去。

妈:美艳,美艳,你能睡到什么时候?你看几点了?吃饭了,快起。(进房喊无人理,气出房)死丫头,大清早又上哪去了?哦,可能上西院去了,我去看看去。(带气打门)

打门!打门!

爸:谁!(门里喊)好!好!来了!(急打门)谁真不像话,大就跺俺的门,你可能给俺跺烂。(开门)

叹!我说是谁来,原来是他婶子,那彩礼的事我实在办不出,有事进屋说。

(妈带气把老头拉倒)进屋东张西望,到处找。

爸:他婶子你找什么东西,你说我给你拿,俺家的东西你只管说你要什么?

妈:你个老东西,你唱的不好,你装的倒像!

爸:您听你说的,我又装啥来!

妈:你听

唱:我没有张口气不息

骂声老狗你听仔细

俺闺女昨天在家好好的

天明不知去哪里

爸:你闺女你生的你养的

闺女的脾气你晓的

闺女是个长腿的

不上东就上西

在不然可上双集

妈:昨天你儿上俺家里去

他给俺美艳瞎咕嘀

瞎咕嘀瞎咕嘀

一夜不知去哪里

你把你儿叫出来

叫出来你儿问仔细

爸:(白)好!好!我把俺儿叫出来问一问可领你闺女走吗?

爸:(白)好!我去叫他,叫俺儿叫起来问问他(叫几声不理又进屋出来坏了,您婶子你听我说。

唱:昨晚俺儿还在家

一夜不知去哪里

长言说,儿子大了不由爷

俺儿建设有主意

妈:你个老东西,你不说你儿在家吗?他怎么不出来?

唱:你爷俩在咱庄出了名的光棍汉

光想俺娘俩的好主意

爸:(气)老东西说话不论理

说话不分重高低

你在咱庄问一问

俺沾过谁家小便利

你说你闺女是俺儿领

你可是亲眼看见的

妈:我虽然没有亲眼见

你可知咱庄老少爷们瞎咕嘀

见了你儿挤挤眼

见了美艳嚷嚷鼻

见了你都是哈哈笑

见了我都是不吭气

你想想,挤挤眼、嚷嚷鼻、哈哈笑、不吭气,难道这里没问题?

爸:我管你问题不问题

我这有话你听仔细

你说你闺女俺儿领

我找不着证据我不依

妈:好!要证据我有

爸:有,你说。

妈:你听。

唱:哪年麦季发大水

遍地麦子在水里

您有小四轮

俺家手扶拖拉机

俺家车子陷泥里

是您帮俺救的急

爸:我要的是证据,谁让你说干活的事。

妈:就是干活引出来的!

爸:好!好!那你说。

妈:你听

唱:你帮俺麦子送场上

俺娘俩没有亏带你

爸:(白)俺也没说你亏带俺

妈:俺又买菜又杀鸡

整鸡好酒往家提

吃罢饭你酒喝足

你到说你儿今年二十三

俺美艳闺女二十一

二十三、二十一

咱不如爱好结亲戚

从哪天你儿天天上家去

他给俺又做饭又扫地

又给俺家把地犁

你的儿昨天到俺家里去

一夜不知去哪里

你说不是你儿领

你说不是你儿还有谁

爸:好!好!

唱:你说是俺儿子领

你就去镇里告他去

妈:告他?你当我不敢。

爸:你敢,你去。

妈:我去,你听。

唱:今天老娘拉你去

你得给我找闺女

啊!让我给你找闺女

你得给我找儿子

妈:(白)我给你找儿子

爸:对你得给我找儿子,你闺女没有了,俺儿子也没有了。

妈:老东西

唱:世上都是男领女

哪有女的领男的

爸:有!

妈:哪里有!

爸:咱庄上祖祖辈辈都姓张

为什么你的男人他姓李

妈:(白)俺是倒拉门。

爸:倒拉门?

唱:你说你是倒位门

叫我说是你个娘们领来的

妈:你说这真是秫壳子蒋地不是种

爸:你可是妓女院里抱来的。

妈:我这一听心好恼

我不如上他家里砸东西

你个老东西你骂(俩人对打,健、美上)

妈:(白)你个死娘子,我问你一大早不见,你上哪去了?

美艳:我上镇去了。

妈:上镇干什么去了?

美艳:领结婚证去了。

妈(晕)美艳喊:妈妈!妈妈!

妈:你个死娘子,你气死我了。

唱:美艳你怎么不争气

你做事伤风又败俗

你爸因病死的早

我为你受苦受累又受饥

你愿恨妈妈要彩礼

我怕你过门之后受贫饥

妈妈我哪点不是为的你

你怎能瞒着妈妈把我欺

白:好了,我什么都不说了,结婚证领来了,我问你那彩礼怎么办?

妈:彩礼好办,我和健康回来路上商量好了。我爸死的早,你养我也不容易。健康他妈走的早,我大爷也不容易,他家哪有那么多钱办彩礼?我让他嫁我娶,你看彩礼能给人家多少?

妈:这这?

美艳:妈妈,你想感情不是物质,婚姻不是金钱。再多的金钱是买不来真正的感情,我和健康从小长大青梅竹马,情投意合。自从我爸走后,咋家的农活家里家外哪一样少过他父子,人家为咱付了多少你能不知道?

妈:我这?美艳,你叫我该咋办?

美艳:妈,我和健康打算一辈子伺候你,妈,你可知道,儿扒子墙不是墙,婶子大娘不是娘,要儿不如亲生子,守寡不如另嫁郎。

妈:死妮子,你说这是啥意思?

美艳:妈,我和健康商量向你和我大爷走在一起,到后来俺两人孝敬您二老,二家合和一家,你看这多好。

妈:世界上哪有娘俩嫁爷俩的?

美艳:妈,新社会新时代提倡移风易俗,推翻旧的传统观念。人家不行咋行。

妈:那能行吗?

美艳:行。你要同意就点点头。

妈:还点啥头。

美艳:你就点头吧!(妈点头)同意了,同意了。切光

美艳:健康,健康,俺妈同意了,同意了。

健康:俺爸也同意了,我刚给俺爸说的,我爸都喜的笑的合不拢嘴。

美艳:刚才二个老人又打又骂,到一起说话不太好意思,咱俩不免,让他两个老的隔着墙头说说话、言合言合不说好了吗?

健康:行,我去喊我爸,你去喊你妈。

爸、妈:(站在墙头两边,隔墙说话)

爸:您婶子,能听见吗?

妈:能听见。

爸:能听见,就是看不见。您婶子,早上咱俩又吵又打都怪我没有文化,你多原谅。

妈:他大爷,看你说的,我真不好意思都愿我,我太老旧了,不该向您家要这么多的彩礼,请您多原谅,别给我一样。

爸:好了,你别生气了,只要你不气啥话都好说,您婶子那彩礼的事。

妈:人都到俺家来了,还要啥彩礼来?一切都免了。咱把那些旧的传统推翻,来个移风易俗,一切都免了。

爸:好,你想通了。您婶子健康、美艳两个孩子想把你我结合一起你还有啥意见吗?

妈:两个孩子费劲心思都是为了我好,我还有啥意见?我早都同意了。

爸:好,两个孩子今天把结婚证都领来了,也没有什么意见,咱不免把中间的墙头扒掉两家合一家,什么日子过不发,您打里俺打外,什么日子过不起来。你看咋样?

妈:你是一家之主都听你的,你说扒咋就扒。

爸:好!我叫着健康

妈:好!我叫美艳。

两人同说,咱就来个扒墙头。

四人扒墙头。

爸:(唱)人逢喜事笑哈哈

妈:四人才把墙头扒

健康:扒墙头

美艳:墙头扒

(四人合)扒掉墙头是一家

剧终

 

Copyright 2014 版权所有:濉溪县县文化馆 ICP备10049297号 技术支持:普众互联
地址:濉溪县淮海路75号 电话:0561-6077116 邮编:235000 您是第 4000 位访客 今日访问量:33

皖公网安备 34062102030119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