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化交流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> 文化交流

背一袋鸟声回家

发布时间:2017/05/07

杨开延

  天空高了,大地阔了,村庄空了。

 昔日的村道上,不见了鸡鹅鸭禽的脚印。村口、河滩上不见了牛羊抢吃嫩草的身影。村里有年头的古树,纷纷被城市落了户。

 偶尔瞥见巷口三三两两的空巢老人,或是一群留守的儿童。房顶上歪歪扭扭的炊烟,村巷里远远近近的狗吠,写不尽乡村岁月的沧桑。

 背一袋鸟声回家,填补人去楼空的村庄。

 那些与乡村相依为命的麻雀们,没有嫌弃村庄的凋零,没有嫌弃田园的荒芜。依然三五成群地从这一家窜到那一家,从村东头的屋檐飞到村西头的屋檐,仿佛村治安员挨家挨户打着招呼:关好门窗,小心火烛……

 眼下,麻雀们也在叽叽喳喳地议论着是留还是走的大问题。

 背一袋鸟声回家,让空巢老人打发寂寞的时光。

 

 “平民列车”

 没有空调,没有沙发座椅,而是硬座普快。虽说是快车,但它站站要停,要让那些豪华列车一闪而过,然后咣当咣当跟着特快后面跑。其实一路也赶不上──这就是“平民列车”。

 因为价格便宜,外出打工者愿意坐,下岗工人愿意坐,走出土地的庄稼汉愿意坐。这群外出打工者,多数来自农村,放下手中握惯的锹锄犁耙,告别了几亩薄田,背负行囊走向城市。父母年迈积攒的疾病等钱去治疗,孩子求学的费用等钱去支付,还有农田的种子、化肥、农药……

 他们急匆匆上车、下车,从这一座城市赶到另一座城市,似乎有着走不完的日子。他们肩扛手提,大包小包塞满了“平民列车”。他们把沉重的生活扛在肩上,同时扛起对未来的憧憬。

 劣质的烟雾覆盖着禁烟标志,旁若无人的喧哗充塞着车厢。尽管追不上豪华列车,但平民们有的是信心。尽管站站要停,依然紧追不舍──这就是“平民列车”。

 

  布谷鸟的叫声

 “割麦插禾”、“割麦插禾”──随着从乡村涌向城市的农民工,布谷鸟悄然进入城市的小区。似乎在乡村,委屈了你们的歌声。在田园里劳作的都是些老人和妇女,唱给他们听,多没劲!

 天麻麻亮,你们在小区上空放开了喉咙。唱给谁听呢?唱给那些不问农事的城里人听吗?马路上没有麦子可割,小区里没有可插禾的水田。也许你们一声声催促进城务工的农民,快快返回自己的家园。

 “割麦插禾”、“割麦插禾”──从乡下一直唱到城里,显得那么空洞苍白。随着城市的扩张,乡村的地名嵌入了城市的街道,什么一里井、三里岗,什么五里庙、七里桥……

 那些小小的萤火虫依然提着小灯笼,孤独地留守在乡村。

Copyright 2014 版权所有:濉溪县县文化馆 ICP备10049297号 技术支持:普众互联
地址:濉溪县淮海路75号 电话:0561-6077116 邮编:235000 您是第 3998 位访客 今日访问量:31

皖公网安备 34062102030119号